专题介绍
 本周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候补比赛项目选择大会上,武术与棒垒球、保龄球、空手道、轮滑、攀岩、壁球、冲浪一起,从原来26个候补项目中脱颖而出,成为了2020年奥运的正式候补项目。明年8月,国际奥委会全体会议上最终8中选1,确定哪个项目进入奥运。如何看待武术再次获得入奥机会,两位嘉宾行家与记者均有惊人之论。
 
  武术为何要入奥?
 
  赵秋荣:武术经过多次失败和反复磨难,终于争取到在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作为候补项目,虽然还不能确定最终可以进入奥运会,但国家体育总局和专业武术工作者这三十多年的努力终于有了实质性的进展,这是十分震撼的消息。武术申奥几经波折,国家动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每每总在关键时刻被否决,武术也在否决中不断地改变,慢慢地,我们像大梦初醒,原来熟悉的武术竟然面目全非,与传统武术相去甚远,是可喜可贺,还是可悲可忧?作为专业的武术从业者,我也曾经有过奥运梦,但经过多年的思考,我感觉到,武术为何要申奥本身都是一个问题。因为,假如为了申奥,为了符合奥运会的种种要求而不断地改变甚至是扭曲中国的传统武术,究竟是利大还是弊大?这是需要我们深入思考的。最初我们在世界的边缘开始走向中心时,国家需要民族自信,需要属于自己的精神宝剑,武术便成了首选,作为炎黄子孙,这当然不是坏事,于是全国上下一心支持武术申奥,但随着申奥的实质进行,才发现武术的竞赛形式与奥运会的标准相距甚远,我们在每一次的否决中改变武术。奥运的量化标准,竟然使武术套路成为了体操类型的竞赛项目,各种高难度的腾空转体的度数,以及平衡站立的稳定性成了评分的依据。结果,武术套路的运动员都成了腾空和平衡的高手,武术被严重扭曲了。
 
  施绍宗:的确如此。日本的剑道当年也曾努力想成为奥运会项目,但在保留传统文化和自己的特色上,剑道是很难符合奥运会的要求的,必然要某些方面作出牺牲,最终日本人选择了保留自己的传统文化而宁愿放弃争取进入奥运会,他们认为剑道面目全非进奥运根本不值得。
 
  武术为何难入奥?
 
  王猛:武术应否进奥运当然可以作深入的思考,但我们也要首先问一下,这些年武术一直不能进入奥运,究竟真正的原因在哪里?这才是最重要的,有人提出,武术进入奥运会最好的时机是2008年,这一次错过了,那么武术就很难有机会了,不说将来肯定不行,最起码要等不知多少年了。武术申奥总是不能成功,与国家的推广力度有很大的关系,别的国家往往是国家第一把手亲自推广,在财力上和教练员上也是不遗余力,但中国推广武术就做不到这点,据我所知,有些到别国当教练的中国人,还卖国内自己的武术产品。日本推广空手道可不是这样的,当年跆拳道也不是这样的。
 
  赵秋荣:跆拳道能最终成为奥运项目,我认为首先是它的特色,因为光是用腿格斗的形式从来没有过;其次,格斗竞技的运动形式比个人表演的武术容易评判;其三,攻防技法简单,得分比较清晰;其四,护具能有效保护运动员的安全;其五,韩国人办事效率和行动计划都成功了。而相比之下,武术申奥的确相形见绌。
 
  施绍宗:武术申奥多年不成功,确实需要找出真正的原因。现在武术界提出了很多原因,但我认为,真正的原因只有一个。有人说,武术在世界上的推广与普及都不够,远远比不上空手道。这是实情,但我认为不是最根本的原因,当然也不是真正的原因。在奥运会的项目中,不也有很多没有什么普及性吗,它们能在奥运会出现,只是“先入为主”罢了。又有人认为,外国选手实力有限可能是武术难以进入奥运会的原因。其实中国在武术上的优势主要体现在套路上,而在散打上,中小级别还有优势,中大级别就不太行了。这显然也不是真正的原因,国际奥委会不会考虑这些问题,而是这一项目的世界协会来考虑的,也就是说,国际武联在提交方案时必然会考虑这些问题,这就像当年的跆拳道申奥一样,会对韩国优势进行限制。
 
  赵秋荣:但据我所知,后来武术申奥作出了妥协,从原来的套路散打一起申请,改为以套路申请。我自己认为,套路进奥未必是好事。据说武术套路申奥的难点在评分的量化问题上,即如何评定动作质量、演练优劣的问题。前几年我去北京参加了国际裁判员培训班,知道了套路竞技规则为了适应申奥,在腾空动作的难度、稳定性上做了修改,如此武术就更加体操化了,因此申奥的独特性也不强。
 
  武术入奥当“小三”?
 
  王猛:中国武术和西方奥林匹克运动在价值取向、文化背景、运动形式等方面都存在较大差异,这些差异的客观存在使武术“削足适履”去迎合奥运会显得过于轻率。武术的发展不能也无法寄托于奥运会,需要从思想上重视武术这种非物质文化遗产,找出适合国情地域的发展策略。
 
 
 
  赵秋荣:好好的武术,为何要像争宠的小三?为何要邯郸学步?我们中国现在越来越强大,国家的自信心已无需通过迎合世界来建立了。武术真的那么迫不及待地要成为奥运项目吗?武术难道要牺牲传统来换取表面的光华吗?中国武术不同于世界各类格斗术,具有独特性。它由拳术理念产生套路和功法,为培养技击技能服务,每种拳术的实战格斗是体现对拳术的理解和修炼的成果,因此,套路和功法只是锻炼的手段过程,不是练武的结果,各种拳术之间的套路和功法没有可比性,实战应用才能显示练武的成效。可是现代竞赛套路连技击价值都失去了,演变为武术操时,它已经相当专业化,但我们也绝望地意识到,本来要攀登的是珠峰,结果却上了另外一个山头。真是无可奈何,如今,是忍痛割爱从头再来,还是将错就错?全盘否定武术申奥这几十年所付出的心血,情何以堪。面对左右为难的局面,其实还有一条生路,那就是传统武术与现代竞技武术分开,提高传统武术的技击价值,保持它崇高的主导地位,让竞技武术作为分支按现状继续下去。只要武术操不取代传统武术成为武术的主流,那我们就祝愿它申奥成功吧。如果还有得选择,在套路与散打之间,我主张散打代表武术进军奥运会。虽然散打规则还有不少缺点,还不能公平全面地保障中国武术“踢、打、摔、拿、推”等技法的施展,但格斗竞技毕竟能体现练武者对武术理念和技击方法的觉悟程度,没有完全脱离传统武术。
 
  施绍宗:其实我很同意国家武管中心高主任的观点,不管申奥能否成功,申奥都不是推广武术的极终目标,即使是有一天进了奥运会,金牌也就那么几块,根本无法反映中华武术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内涵,因此,国家还是要加强民间传统文化的传播,进入奥运会只是对竞赛本身有作用,搞不好反而容易伤害传统武术,因此还是要以推广为主,和世界文化进行交流与融合,提高武术文化的知名度与影响力。
 
图片报道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